推广 热搜: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干粉灭火器灌装机  小型吊运机  PVC地板胶  吊运机  小吊机  灭火器灌装机  小型吊机  地面专用  灭火器灌装设备 

太子妃灿烂和善的笑容,玲珑愣了愣,低声道,“太子妃满意便好

   日期:2021-01-11     浏览:12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床帷间一片安静,只听得两人的呼吸。  陶缇闭上眼睛,努力强迫自己快快入睡,鼻尖却嗅到一阵淡淡的香味。这是他身上的味道么?
 床帷间一片安静,只听得两人的呼吸。

  陶缇闭上眼睛,努力强迫自己快快入睡,鼻尖却嗅到一阵淡淡的香味。这是他身上的味道么?

  没有苦涩的药味,没有难闻的病气,这香味很清新,如同被白雪覆盖的森林般,让人感觉到宁静平和。

  就像他这个人一般,温和包容,与之相处,如沐春风。

  渐渐地,陶缇在这香味中沉沉睡去,折腾了一天,她是真的累了。

  耳畔的呼吸变得绵长均匀,裴延缓缓地睁开眼睛,侧头看去。

  身旁的女人睡得香甜,鸦黑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,白皙柔嫩的脸颊有点婴儿肥,淡淡烛光透过红色幔帐洒在她脸上,仿佛染上一层绯红胭脂。

  她睡着的样子,还真乖。

  不过,醒着的时候……好像也挺乖的?

  今夜相处下来,她与外面所传的“矫揉造作、乖张孤僻”完全不一样。是在装吗?

  ……

  翌日,外面的天空泛着淡淡的蟹壳青。

  或许是在一个陌生地方睡不习惯,陶缇醒的很早。不过裴延比她醒的更早,她起身时,枕边早已空空荡荡,不见他的身影。

  不多时,便有一行宫人鱼贯而入,伺候着她洗漱打扮。

  相比于昨夜那宫人的恶劣态度,这些宫人算不上冷淡也算不上热络,就像是一个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,来也沉默,去也沉默。

  只有那位名唤玲珑的梳头宫女,与她说了几句话。

  “太子妃,你看这妆容和发髻可还好?”玲珑问道。

  闻言,陶缇的目光落在那面精致的铜镜上,当看到镜中人的容貌时,不由得眼前一亮。

  镜中女子雪肤花貌,一张小小的圆脸,鼻子小巧,嘴唇饱满又红润,最为精致的莫过于那双眼睛——乌黑如葡萄般,眼睑稍稍下至,带着几分撩人的无辜与清纯。

  此刻她梳着宫中妇人发髻,戴着金灿灿的珠宝首饰,像是个精心装扮的洋娃娃。

  见陶缇没出声,玲珑问道,“太子妃,可是有哪里不妥么?”

  陶缇回过神来,朝她微微一笑,“你的手很巧,这样打扮很好看。”

  看到太子妃灿烂和善的笑容,玲珑愣了愣,低声道,“太子妃满意便好。”

  “对了,殿下呢?”

  “殿下此刻在崇文馆读书,应该快回来了。”

  陶缇瞥了眼窗外稍微明亮的天,咂舌道,这么早就起来读书了,还真是勤勉。

  她坐起身,扫了眼殿内的宫人们,沉默片刻,出声问道,“这些都是东宫的宫人么?我娘家没有带伺候的人来?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